胜过网络的诱惑

录音: Terry;歌曲: 《蜕变 》词曲:亚萨,编曲:Jaydon Joo,和声:Leon Lim,混音:Jerry Chua,制作人:kenn c

疲倦耗尽

在2020年8月27日之前,我已经停止在教会服事近两年了。

作为一个长期在教会参与多项服事的基督徒,我表面热情、敬虔,其实内心却已感到十分疲倦,甚至耗尽。我不参加周间分组聚会,不参加主日学备课,不参与少青营会,不参与家庭日,生活中也不再专心灵修和祷告了,我成了一名周末基督徒。

主赐我两个儿子,圣灵在祷告中感动我们,老大起名“慕义”,老二名“慕言”。作为父亲、作为家庭的头,我既不渴慕神的义,在生命中我有很多隐秘的黑暗角落;我也不渴慕神的言语,而是麻木,读《圣经》只觉索然无味。

胜不过的罪?

我与眼睛立约,怎能恋恋(强烈欲望)瞻望处女(年轻女性)呢?(约伯记31:1)

当我感到压力大的时候,我便很自然地选择藏匿于黑暗的角落中,那是神的光照不到的地方。我有一个自学生时代起,就胜不过的罪,捆绑了我多年——观看色情视频。

20年前,我就读于省级优秀高中,而我的男同学们都表示偷偷看过家里的淫秽录像带或光盘,并且眉飞色舞地描述着那些画面;就连有些优秀的女同学,也不讳言性的话题。到北京上大学后,大学男生们常常在宿舍公开讨论、播放色情影片,彼此分享色情资源,乐在其中,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。有几年,国内商家公然邀请日本色情演员担任商业代言人,代言费用堪比明星,足见色情已经渗透到什么地步。如今网络上每个人也对淫秽的言语习以为常。

“这淫乱罪恶的世代。” (马可福音8:38)

今天,色情视频离我们的距离,只有一次搜索、一次点击而已。浏览色情网站一小时看到的美女,也许比约伯一辈子看到的都多,无数青年人深陷其中。在国内最大的年轻人社区B站上,讨论如何“戒色情”的内容常常有数百万的播放量,千百万年轻人深陷其中,都觉得不光彩,却难以自拔,只好把色情合理化。反正大家都这样,都是男人嘛,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”。

罪中之苦

光来到世间,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,不爱光,倒爱黑暗,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。 凡作恶的便恨光,并不来就光,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。 (约翰福音3:19-20)

信主后,被神光照,明白了圣经,就有巨大的心理负担,罪行可以得赦免,而罪性却根深蒂固。胜不过。

这个罪一直是我最大的羞耻和沮丧,我服事时一想到这个事就毫无力量。在菜园子时候我头几次服事成人主日学,刘弟兄提醒我“要圣洁”。 然而,我做不到。每当我独处的时候,内心就蠢蠢欲动。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戒不掉了,非常痛苦。看书、立志、逼自己什么的,最多坚持两三个月不看。我一直在呼喊,我真的不行,就是想看,就是被邪情恶欲支配,都几十年了,如果不用眼睛看,闭上眼睛,还是有脑子可以想。

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,把我掳去,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。我真是苦啊!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(罗马书7:23-24)

约伯如此敬虔,尚且要立约逃离试探,要让自己不观看女子。我算什么?我只能让自己忙起来。忙起来,也许会好一点。

作者一家

寄情工作,得不偿失

我把精力放在工作上、放在学习上。我开始拼命工作,努力学习。

我不再想着成为神的工人,而是每天加越来越长的班,在工作中我全心全意,渴望带着团队做出名震业界的大项目。而信主后,我“醉心于基督徒生活”,这些年职业生涯却乏善可陈。我想,依靠我的辛勤工作,也许我可以逐渐返回“被信主断送掉的大好前途”。

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,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;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,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。。(诗篇127:1)

我如此努力工作,换来的却是全面的失败:
失去项目——努力开拓的新业务,突然就被砍掉了。
失去目标——原业务停掉之后,新业务找不到方向,我很焦虑。
失去威望——我悉心培养的得力下属,一夜之间成为敌人,处处和我作对。
失去伙伴——最强下属,和我亲密无间的清华学霸,突然提出了离职。
失去信任——团队人心涣散,骨干离职,领导自然而然怀疑、不信任我。
那段时间,“上班如同上坟”。困难。软弱。羞耻。

面对抉择, 如何是好

何去何从呢?我也祷告。

机会突然就来了。经过多轮曲曲折折的面试,某知名公司向我发出聘书,职级很高,人事部说我这个年龄就有这个职级,即使在内部也是很罕见的。猎头也告诉我这个级别在业界是响当当的硬通货,已经是对方给出的最大诚意,建议我赶快入职。我很开心,我觉得是神回应了我的祷告。他要带领我脱离困境,洗刷羞耻。

然而,我妻子却深感不安。她劝我不要去这家公司,她认为这家公司老板的价值观很有问题。她一句话戳破我:“你是贪图高职级吧。”

是的。我为什么这么兴奋?为什么我这么想得到这个新岗位呢?为什么我这么想离开现在的环境呢?

我承认,我贪图那家公司的职级头衔,可以让我的简历熠熠生辉;而且我可以逃离现公司的困境,洗刷羞耻。但我还是自己骗自己:但如果不是神的引导,为什么我会拿下聘书呢?为什么整个过程我很平安呢?离开才是神的带领啊?我虽然不好,但这个机会还是神的引导!

我选择继续自欺,找证据支持自己:我找很多业内朋友咨询意见,无一例外,所有朋友都劝我赶紧去新的平台。我决定最后去问一个人,我暗自下决心,只要他同意,我就接受聘书。我藏了个心眼,因为这最后一位是我的前领导,他就在那家公司,而且混得风生水起——于情于理,他是最不可能说“不”的人。

我在面馆里等了他半小时。然而,他第一句话就是“这家公司,不值得”。
我都懵了。
我多次祷告。
可是,神的意思太清楚了——留下,面对困难!无依无靠!
要不要顺服?

顺服就能得福

对方人事部问我为什么拒絕受聘,说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。
我还是拒了。这一次,我决心顺服。

就是这一次的顺服,神逐渐带领我经历祂自己。

大卫甚是焦急,因众人为自己的儿女苦恼,说:“要用石头打死他。”大卫却倚靠耶和华-他的神,心里坚固。(撒母耳记上 30:6和合本)

留下。不管多困难,多羞耻。

刚开始,日子难熬,难上加难。我的对头还是对付我,各种冷脸不配合;工作还是很困难,找不到方向;业务还是一潭死水,团队气氛压抑,上级还是不信任我,清华学霸铁心离职了。我已经陷入了绝境。

我决心倚靠神,常常在脆弱中祷告,祷告也力量微小,整个人都很低落茫然。但我知道神是我的倚靠。我常对神说,“除了你,我真是无依无靠的。”

在神眼中,这是一次顺服!这是主动的顺服啊!以前我生命中的成长里程碑事件,都是被环境逼迫,是被动的,这次是主动选择不可能的任务,留下来靠着神面对。一次的顺服,神看为宝贵。这一次我真正得到祂的儿子了。

和神的关系好了,这人间的关系也就好了。

在绝境中,我是脆弱的,靠神我得坚固。不管他人有什么问题,我首先解决自己的问题。仅仅两个月,我领导就评价我团队士气和凝聚力大有改观,而业务也找到了增长方向,而且发展得非常顺利。阴霾与羞耻,一扫而光。

顺服就能脱离

最近几年,通勤路上我从来只听各种课程,这是宝贵的学习提升时间。而2020年8月27日,我因为没空加油坐了趟地铁,在地铁上听于宏洁牧师的讲道,心被打开了。

我也知道,在我里头,就是我肉体之中,没有良善。因为,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(罗马书7:18)

我真是苦啊!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感谢神,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(罗马书 7:24-25)

马克吐温说“戒烟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一件事,因为我已经做过几百遍了。”

以前我有个挣扎,到底是我立志做好事、当神眼中的好人,还是立志听神的话,信靠顺服?但是问题来了——我连时间、眼目都没力量自控,那凭什么我有力量去信靠顺服呢?听话的力量哪里来?

我思想“就能脱离”四个字。原来,基督徒的失败和不顺服,有很大原因,真是靠着肉体的力量、靠自己的意志努力去顺服。说穿了,是靠着自己的体力、或一时的激情,去做一小段时间的“好人”。“靠着基督就能脱离”意味着基督才是中心啊!不用肉体承受难处、也不用肉体立志行善,因为肯定做不到,乃是与基督连接,让基督充满我、代替我的生命。遇到试探让基督来「替代我」承受试探; 遇到讨厌的人和事,让基督来「替代我」承受——“主我遇到试探了,我坚持不下去了,你在我里面,你代替我吧。”

“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”,我意识到基督可以代替我面对我胜不过的情境,这是我得胜的唯一生机,离了基督我什么也不是了。靠着肉体克制情欲是毫无功效,而且我借着圣灵真的能胜过肉体!

我的天啊,这些真理,说出去都是老生常谈,不就是那几句话吗,不就是要“倚靠圣灵”吗。这么多年了,终于领受了圣灵的洗,那个多年前我分享的胜不过的罪,让我无法抬头亲近神的罪,靠着圣灵如此无负担无压力地胜过了。

脆弱软弱想犯罪时,我呼唤“主啊你在我里面,代替我,代替我”。 一想到污秽之事,内心会感觉力量在失去,整个人都很难受,就喊着“代替我”、“代替我”,主就能掌管我的肉体,将心意夺回,顺服基督。

我像个发现了宝贝的初信者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能胜过色情试探。

他便救了我们;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,乃是照他的怜悯,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。 (提多书 3:5 和合本)

我重返了团契、查经聚会、重返成人主日学、重返少青主日学,力量满满。
我知道,我蒙了恩惠。神定意要祝福顺服的儿女!

走出黑暗

总要警醒祷告,免得入了迷惑。你们心灵固然愿意,肉体却软弱了。 (马太福音26:41)

圣洁,是一场持久战,要持续一生。

仍然有段时间我光顾着用理性去探究犯罪的过程,我研究得很深入,却没有果效;“主啊代替我”这样的祷告,虽然带领我在属灵上有巨大的突破,却也绝不是灵丹妙药,时间长了也只是一时的激情。用理性、激情对抗欲望、罪性,一旦软弱必然跌倒、跌跌不休,这最多算一种警醒。警醒是远远不够的,若不借着与神祷告、与神交通,仍然是靠肉体对抗肉体,胜算渺茫。

自此,我得到了最终的答案:最重要的事,是行走在光中(“警醒”),是在圣灵中祷告(“祷告”),和神建立关系。我病了。我需要医生。药方,就是跟从他!

但我已经为你祈求,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。你回头以后,要坚固你的弟兄。 (路加福音 22:32)

讨论色情的话题,并不光彩。也特别感谢我的妻子、刘弟兄、郭弟兄、奚弟兄,张江喜乐组的弟兄姊妹,他们真如主内家人,对我是真诚地接纳与激励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,我们的孩子们,我们的朋友们,我们的亲人们,也在这个淫乱罪恶的世代中,仇敌如同吼叫的狮子,却伪装成光明的天使、真诚的朋友,把淫乱轻描淡写,把罪恶合理化。我们住在肉体中,罪就伏在门前。使徒保罗反复强调少年人、青年男女要“逃避私欲”,网上也有些弟兄姊妹找到我,倾诉他们在情欲上的痛苦与羞耻。

亲爱的朋友们,如果你也如我一样躲在黑暗中,受情欲的纠缠,受自责的煎熬,却羞于启齿。我想告诉你,你也可以如我一样,经历神,走出黑暗,抬起头来!

作者: 邹弟兄,互联网产品人、运营专家。现居上海,因婚姻危机蒙恩信主,2013年与太太同一日受洗,婚后育有二子。热心于教会服事。

 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