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人得“车厘子自由”,我得了婆媳关系自由

录音: 王锦;歌曲: 《恩典的记号》演唱:Amy Sand 盛晓玫

2012年,我因婚姻几乎破裂而寻求神,后和我的丈夫先后信主。那时我们新婚,自己住,所以我对和公婆的关系基本是逃避的态度——反正一年最多在一起呆十天半个月,没必要多想,其实也是不敢多想。为啥呢?因为我和婆婆的背景差距太大了,我是推崇女性地位江浙沪包邮区的高知女青年,她是重男轻女福建地区的渔村妇女。我们没有任何共同语言,无法想象我们之间除了“敬而远之”,还有什么别的选择。所以信主前,我逃避得心安理得,理直气壮——大家不都是这样吗?但信主后,当我还在逃避时,就有一个念头在提醒我,婆媳关系是我要学的功课——这是神要特别锻炼我的地方。因为圣经上说,你要“孝敬”父母,在主里“听从“父母,而我完全没办法”敬”他们,”听从”他们,更别提”爱”他们了。作为神的孩子,我知道神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但当时,我完全不能理解神的美意,心里对这样的提醒很排斥。

难题还是来了。2015年,我们的大儿子出生。然后婆婆和我妈开始轮流和我们同住,分担家务和育儿。而后直到2019年,这四年里,我的家,我的婆婆,见证了我最不堪的一面: 有过声嘶力竭的大吼,有过一怒之下轰门而去。更是有无数黑夜,在孩子终于安睡后,我和先生终于迎来宝贵的吵架时光:抱怨婆婆的点滴言语、作为,希望她早点走,或者不想让她来。当然,作为一个基督徒,神的话在我心里很有分量,神的工作也没有在我身上停止过。所以,再不想让婆婆来,我还是自愿让她来了,也常常因言语尖刻后悔,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我就像生活在一场痛苦的拉锯战里:一方面,我努力地想要照着神的话去做,就算做不到爱婆婆,起码得尊重她吧?但另一方面,我根本就压抑不住心里对婆婆的轻慢和怨恨。我和先生常常说,婆婆就是我们的“照妖镜“,每当我们觉得自己做的还不错时,她总能让我们显出自己最丑恶的一面,而婆婆对我们的评价也是觉得我们经常神经分裂,时好时坏,让她受不了。

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18年,我发现我又怀孕了。虽然是在计划内,但是有一种很深的痛苦包围着我:那就是又要和婆婆在同一个屋檐下呆上好几年,不是因为我需要她,而是因为我知道对于一个爱孩子的奶奶来说,完全不让她来对她太残忍了,我做不到。但是以往受到或真或假的伤害,让我对她还要黏着我们好几年这件事充满了怨恨。作为还击也好,自保也好,我决定,坐月子时一定不要婆婆来照顾,我有自己的亲妈,再不济可以找月嫂或者去月子会所,为啥一定要在我身心最脆弱的时候找婆婆来添堵呢?上次坐月子所发生的的种种对我的伤害还不够吗?我知道不让一个福建婆婆来照顾月子会让她很失望,但是坐月子的女人开心与否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我把这个计划和先生说了,他没有迟疑,表示支持。按理说我应该满意了,但是我的心里不知为何一直焦躁不安。

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,我照常参加基督徒姊妹的聚会。会后,我把这个“夫妻合一”的月子计划和几个姊妹说了,她们当时对我说了什么我全忘了,但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击中了我的心:在这件事情上,我居然从来没有祷告过,我一直在想怎么安排能让自己舒服,居然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安排,是不是神所喜悅的?我为自己筹划,是因为我怕自己受伤害,但是难道我的好处不在神的手里吗?我若照着祂所喜悦的去做,难道祂不保护我吗?

带着这样的惊叹号我回了家,忍不住在床前跪下祷告。我说:“神啊!我知道让婆婆来照顾我坐月子对我来说太可怕了,但是,如果这是你的意思,我也相信,你一定在这件事上保护我不受伤害,因为你是爱我的神。”一边祷告,我就一边哭,不是感动的,真的是难过,因为我心里清楚,神要我选择难走的那条路,不然,为什么当我决定不让婆婆来的时候,心里一直都不平安,那肯定是神的提醒。所以我就在神面前哭啊,真的好难啊,但是一边哭,我就一边把自己交给神了。我不争了,我不筹划了,我的好处,我的利益,神啊,都任凭你了,因为你是爱我的主耶稣啊!当晚,我就告诉先生,我决定让婆婆来照顾我坐月子。他很惊讶,但又明显松了一口气,我就看出,原来他之前和我的“合一“只是为了迁就我。

2019年,小儿子出生。某一天晚上,我跟先生聊天的时候,才惊觉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心里对婆婆的那种怨恨,那种偏见,似乎已经没有了,反而觉得她越来越可亲、可爱。要知道,自从怀二胎起,我就辞职在家,天天和她面对面超过12个小时。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,这不是神的工作又是什么呢?而当我的心被神一点点转变之后,婆婆对我的敌意也越来越少,甚至人都开朗了,爱说爱笑了,要知道我婆婆是一个自卑到拒绝一切社交,又自怜到常常泡在泪水里的人啊,心里的苦和毒已经发酵了几十年了。慢慢的,转变一点点在发生。2020年下半年,婆婆和我们一起住了七个月,一直到春节才不得不回老家。愉快的日子真的过得好快啊!记得以前她来之前我都要看日历,细数有多少个日子要熬过去。但这次她走的时候,我真的有点不敢多看她,因为我心里充满了对她的感谢和不舍,我怕多看两眼,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。

现在我回头看,为什么前四年和后两年我们之前的关系会差别那么大?固然是因为神做工了,但是神不是一直在做工吗?是什么发生了改变?我觉得是因为我和神的关系变了。之前,我虽然努力想要听神的话,但是心里依然捍卫着自己的利益——我担心自己如果让步太多,婆婆就会得寸进尺。我担心自己如果常常听神的话,神会把我带到更难更苦的境地。在这段关系里,我不相信神对我完全的爱,所以不肯也不能让自己完全降服于祂的权柄之下。就像一根管子,就算知道自己内里充满脏污,却因为害怕冲洗的痛,就用塞子把自己堵住,不让活水进来,所以越发肮脏僵硬。但是一旦当我愿意相信祂的爱,愿意降服在祂面前,不再想为自己争取、保留什么的时候,神的爱和神的能力就涌进来,不仅把我内心的苦毒一点点冲洗干净,还流淌在我整个家里,祝福身边的人。回头看,神的意思真的是全然美善,表面上,祂像是逼着我去面对婆媳关系这个千古难题,但实际上,祂是要在这段关系里释放我。别人得旅行自由,得“车厘子自由“ (指个人收入较为可观,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车厘子),我得了婆媳关系自由,绝对是当今的奢侈品啊!

今天分享我的见证,不是要各位从中得什么婆媳相处之道的经验,毕竟经验都是二手的;只是想告诉大家,神在我身上做的,也一样可以做在你们的身上,因为祂的恩典和能力不会衰退。现在困扰你的是什么关系呢?亲子关系?夫妻关系?上下级关系?祂可以翻转这段困扰你的关系,就像翻转我和婆婆的关系一样,只要你在祂面前完全的放下自己,相信祂对你的爱。

“你若尝过主恩的滋味,就知道他是美善,投靠他的人有福了!“ (参诗篇34:8)

盼望大家,鼓励大家,都能真诚地对神敞开心门,说:”神啊,我愿意 “。然后一同来经历祂奇妙的恩典!

作者: 邱姊妹,全职主妇,曾就职于英文媒体、医疗器械行业。现居上海,因婚姻危机蒙恩信主,2013年与丈夫同一日受洗,婚后育有二子。热心于教会服事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