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訪南太平洋 | 1瓦國華人當年說不,十年後…

瓦努阿圖(Vanuatu)?是什麼地方?聽都沒聽過。

但是我們彷彿聽見瓦努阿圖的呼聲:

我們這里約有500華人,分別居於兩個大島,沒有華人教會或團契,我們極其需要福音。

多年前想和丈夫光榮一起到海外宣教,並報名參加短宣(短期宣教)訓練。當時最熱門的目的地是中國或泰北。但陳寶銓牧師(當時澳洲中信總幹事)希望我們去瓦努阿圖。

瓦國民族舞

由朱柏廉教授(當時澳洲中信董事會主席)領隊,加上梁銘源弟兄(電腦工程師)和我們夫婦,一行四人,於1996年12月11日(星期三) ,出發往瓦國首都維拉(Vila)。

左起作者夫婦,梁銘源與朱柏廉教授

維拉約有300華人。當晚十時多到達座落於一個小島上的酒店,岸邊的水清澈,還看到三數條大鱔魚在水中游來游去,心裡讚歎﹕這裡真美!

忙於生計,無暇思想生命問題

翌日下午約了兩位華人信徒 咖啡,希望了解一下當地華人的實際情況。他們說﹕「這裡的華人多是開店,有雜貨店、禮品店、餐館。這裡是硬土,傳揚主的工作很難開發,很難做。」我聽了之後,心立時沉了下去,第一次宣教就什麼也不能做?但感謝上帝,朱教授信心十足, 幹勁也十足,帶著我們三個毫無宣教經驗的人,開始在這小城宣講主。

當地教會
當地人唱詩讚美

維拉商業區只有幾條街道,我們每天都去到各商店派發《中信》月刊和單張, 與店主談信仰問題,絕大多數的人都歡迎我們到訪,但差不多每一個接觸到的人都表示太忙,沒有時間思想這些問題。午餐、晚餐的時候我們也趁機與餐館人員交談,聽的人都是客客氣氣,但都表示暫未有時間探討信仰。我們問其中一位店主他每天忙什麼?他回答說﹕「每天一大早回店開門做生意,晚上回家吃飯,看錄像。一周七天。」我們再問他﹕「人生目的是什麼?」他說﹕「賺錢、旅遊。」

那時, 有一批由外地來的華裔建築工人在維拉工作,有一晚我們在下榻的酒店開茶會,請他們來聚一聚,來了約十人,我們分享主的信息,又送聖經給對信仰有興趣的朋友。另一晚我們去到一個宿舍,住了六位由中國來助醫的醫生,打算拜訪他們,可惜他們沒有空與我們會面。

一位開禮品店的老闆吳先生因日間忙於做生意, 請我們晚上到他的家坐。他對我們說﹕「信主不科學。」我心裡暗喜,因領隊朱教授是光纖權威, 任職新南威爾斯大學電機系主管,心想他可以用他的科學知識駁倒「信主不科學」的說法。但朱教授沒有提及任何科學理據, 他只是深入淺出地告訴吳先生,人因罪與上帝隔絕,主來世上的目的是為人類捨去自己的生命, 以至人透過主的救贖,可以與上帝重建關係,得到新生命。我很佩服朱教授,也學會了傳揚主的信息應有的態度。當時吳先生沒有什麼表示。

椰子蟹

又有一位雜貨店老闆羅先生,對我們非常客氣,請我們吃當地名產– 椰子蟹*,他對信仰沒有什麼興趣, 是一名金庸小說迷,銘源剛巧也非常喜愛金庸小說, 兩人談個不休, 建立了很好的友誼, 他得悉我們下一站去另一城市桑托(Santo),便介紹我們去探訪他的弟弟,他弟弟在當地開雜貨店,是華人會館主席。

拜訪翻譯會同工

在維拉五天期間,除了每天到各商店探訪之外, 我們拜訪了當地的宣教機構,他們把聖經翻譯成當地土語, 任重道遠。 12月15日星期天參加當地土人的主日崇拜,他們唱聖詩非常有勁,聲音向亮和諧。當天下午, 我們假借一華人家中舉行瓦努阿圖第一次中文崇拜, 約有十多人出席。會後, 我們乘飛機往下一站 – 桑托。

 

維拉第一次粵語崇拜

桑託的華人比維拉還少, 約有200人, 同樣開雜貨店、禮品店、餐館,只有一條主要街道。我們同樣探訪每一間店鋪,當時天氣非常炎熱,走在沒有遮蓋的路上,汗流浹背。幸好所有店主都非常客氣,每到一處, 他們都送給我們每人一瓶水。我們拜訪了華人會館的主席羅先生,他為我們安排了12月18日晚上在一間餐館舉行澳洲資料講座。我們四人分別在我們的專業上分享澳洲移民投資、稅務、大學教育及電腦等範疇,之後朱教授介紹我們的信仰,當晚有24名華人出席。出席者對澳洲資料很有興趣,對主的信息卻冷淡。

翻譯聖經,放棄現代化生活

我們來桑托另一目的是探望一對宣教士夫婦 – 鍾英成夫婦。

鍾英成夫婦攝於典型的草木屋前

他們居於山上土人部落區,為的是把聖經翻譯成當地的土語,山上無自來水、 無電,房子是用泥和草建成的,下雨時會漏水。 12月17日,趁著他們夫婦二人每月下山到桑托買糧食、用品、發電器,我們跟隨他們預備上山,我們顧了一輛車由市區前往大灣,之後要走超過一小時的山路才到。當天下著大雨,車子前面除了司機只能坐兩人,後面是沒有上蓋的。大家讓朱教授和我坐前面,後面坐著鍾氏夫婦,銘源和光榮,薄薄的膠雨衣抵不住大雨。車子開到一條河的邊上,只見橋被上漲的河水掩蓋,我們只能望河輕嘆,最後只能折返市區。

望河輕嘆

12月19日我們飛返維拉,當晚在一位張先生家中舉行聚會, 同唱聖誕詩歌,有十一個人參加。之後兩天我們同樣拜訪當地華人,12月20日下午就飛返悉尼。


第一次往南太平洋短宣,當時覺得沒有什麼果效, 因為沒有一個人接受這信仰。但我們著實學到很多東西,更感受到傳揚主的重要,一個靈魂也不能失落。一年之後(1997年) 應朱教授的邀請, 我加入澳洲中信的委員會(後改稱董事會), 直到如今。

後記 – 播種、收割﹕

1.約十年後, 我在悉尼寶活(Burwood)街上遇見當年說信主不科學的吳先生,他告訴我正前往教會, 他和太太都已信主了。後來在不同的場合, 我又遇見他的兩個女兒和女婿,得悉他們都很熱心愛主。
2.當年對信仰不感興趣的金庸小說迷羅先生和他的太太, 後來也信了主, 和吳先生同是寶活長老會的會友。一切榮耀, 歸給上帝。

*椰子蟹最重可達8公斤,善於攀爬筆直的椰子樹,用兩隻強壯有力的巨螯剝開堅硬的椰子殼,以吃其中的椰子果肉。

作者介紹: 翁文秀卿,澳洲中信董事,曾任銀行行政人員。前居香港,37年前移民澳洲。

下期提要: 帶你走訪所羅門群島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