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牧道來

大使命就是門徒訓練 (一)

杜偉雄牧師 (總幹事)

在過去牧養福音工作的日子裏,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必要,就是再次解釋耶穌基督的大使命。也許認為自己不用多此一舉作這功夫,也許我認為已擁抱着這使命,但在踫到幾個偶然的問題下,我才察覺有這個必要。

因此,我在主面前自問,大使命是什麼呢?耶穌在臨別門徒,上升之際的叮嚀,對我有何重要?

教會傳統一直以 “大使命” 去理解馬太福音廿八19-20的描寫,總結了該卷福音書。可是,為何稱它為 “大使命” 呢?其實這也是頗明顯的,因為馬太在這兩節經文中,記錄主耶穌用上了三個 命令動詞 :

第一個是19節命令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這是大使命劈頭的唯一動作和目標,清楚地將19-20節兩句經文中的三個分詞背景語 : “要去”、“施洗” 與 “教導” 的次要性區分出來。“作我的門徒” 就因此成為重中之重,無論在耶路撒冷、在地極,都是目標,都是基督的要求,主在這末後叮嚀中一開始就強調出來了。

另一個是20節 凡我所吩咐的,其意思和語氣都是命令,雙重果效使人深刻。耶穌再次加強語氣,凡他所吩咐 的 (命令的) 都教導遵守,這就直接響應劈頭的命令 “作我的門徒”。使人作主門徒是重責,一個教一個,一代傳一代,薪火相傳是命令。當然,這也不能排除耶穌同時在指向,凡聖經所教導的 (是凡我吩咐的) 都教導遵守。可是,19和20節這兩項命令,更具首尾呼應的作用,直截了當。

但是,要問清楚的是,這樣的命令是給誰的呢? (答案請參考廿八16-19 “由門徒到你們”)。若是這樣,耶穌的托付就是 要門徒去訓練門徒,“教會”要去訓練“未來的教會”作主門徒。(至於福音為何沒有在主最後的叮嚀中,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分解。)

最後一個命令是20節的 看哪 ,警醒門徒遵守主命直到世代終結。部份聖經沒有翻譯這個命令動詞,頗為可惜。因為這兩個中文字看哪,總結了馬太大使命的總結,是 “後中之後” 的壓軸命令。主在要求世世代代的門徒,在生活上經驗他的同在。當門徒遵守教導去 訓練建立未來的門徒 ,這同在的應許就尤其明顯。但教會必須要履行門訓成為使命,直到主回來的日子。

這都是耶穌在 “升天再回來” 之前,給與那十一門徒 (即初代教會) 的託付。這也是為何廿八19-20被稱為大使命的原因。

教會的責任不單只是在教會內作門徒,而是要被差去使萬民作主門徒。門徒訓練就此清楚說明了,這不是一個課程而矣,而是遵守命令的一種生活操練,經驗主同在和基督信仰的氛圍,這也是跟隨耶穌的態度!

而事實上,宣教、差傳或佈道有了這清晰的使命,相信就有目標方向。因此,教會要去宣、去傳及去差,就是去建立未來的主的門徒。然而,門訓的定位若只是 “坐訓” (即完成一個課程) 就停下來,會使門訓的傳承失誤。因此,結合動訓由教會到社群,再回到教會,教導能教導別人的人,也許是回應主命的素求,也是耶穌門訓 (差與傳或宣揚福音) 的進路。所以,要詮釋大使命,就要研讀更多的經文,並不可以只單單看太廿八19-20。至於,萬民萬國在門訓差傳上的定義和定位,就更要清晰聖經的教導。

作為差傳機構,澳洲中信在今年初以信徒祭司為核心的座談會,將主耶穌門訓的使命再次帶到本地教會手中。接着的門徒訓練,目標在配合地方教會內部培訓,去活化真理在生活與態度上經驗出來。大使命再不是一項事工,更不是一種思維。我們正在推動一領一的操練組合 : 門徒使人作主門徒的 兩里路計劃,這包括:

  1. 真道和牧養基礎 (e.g.大使命與福音書的討論)

  2. 細讀與宣講福音

  3. 門徒使人作門徒的操練 (e.g. 信徒祭司的組合)

  4. 地域拓荒的詮釋和計劃

  5. 屬靈反省指導

大使命就是門徒訓練(二)福音被刻意隱藏

前文描述了大使命的核心教導,就是要去訓練門徒。這是主耶穌臨別的叮嚀,將此責任托付給教會。門徒是跟隨耶穌的群體,也就是主的教會,要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。因此,教會就要去使萬族作主的群體,建立未來的教會,這樣的使命托付是再清楚不過的。

故此,教會要一直持守耶穌藉這命令的教導,就是實踐門徒的訓練(簡稱“門訓”)。但是,當下信徒生活應如何演繹 “門訓” 呢?回看二十世紀,普世教會一般會將門訓定義為「福音與聖潔」的信徒生活。就如南非宣教學者David Bosch解讀馬太福音(參19章16-26節):主耶穌在大使命中所呼籲的訓練門徒,精粹在於愛主就要愛別人(The Structure of Mission, 1983)。這樣,福音與聖潔的信徒生活,就好像成了作主門徒的摘要。

若果  Bosch的說法成立,那也可以部份解釋了上世紀教會藉大使命的定位和實踐。誰多以 “愛主愛人” 的生活態度去傳揚福音,就是在履行大使命的門徒。這樣的關注絕對是聖經的教導,Bosch將使萬民作主門徒的大使命,直接結合到大誡命中律法和先知書的總綱(參馬太福音22章37–40節)。筆者非常同意,要詮釋大使命的門訓,最少不可只按馬太福音28章19-20節兩節經文。

主耶穌臨別的叮囑,是要門徒去使萬族作主的門徒 : 正如四月份 《杜牧道來》 中對 「大使命就是門徒訓練 」的討論,是超越課堂上的學習,是一生跟隨主至死不渝的態度。這樣去詮釋門訓,其實應該由主耶穌的呼召開始,當主向人發出呼召時(參馬太福音4章18–25節;約翰福音1章35-39, 45-49節),就是作主門徒的起始點。門徒不單只追隨主,並以祂為主為王,撇下自我過去,專心背十字架跟隨到底,直至天國降臨(路加福音9章23-27節)。若說「福音與聖潔」是馬太大使命的 “門訓摘要”,那福音書的整體描寫,就是為大使命編寫的 “門訓手冊”。

可是,既說大使命是作主門徒的摘要,以 “愛主愛人” 的態度去傳揚福音,為何主耶穌沒有以大使命直接命令門徒 要去向萬民傳福音呢?這樣的問題,並非在大使命中剔除福音的重要性。因為福音本身是由耶穌而來(馬可福音1章1節),是上帝的大能和拯救(羅馬書1章16節)。但主卻在大使命中叮囑教會要去使萬國作祂的門徒,這就要注意為何馬太在28章19節加上“所以”這連接詞。

D.A Carson提出馬太引用 “所以”這連接詞,是回應耶穌已掌管天上地下權柄(馬太福音28章18節),故此耶穌馬上發出使人作門徒的命令,並同時進行施洗和教導等等。是的,使人作主的門徒就是一命令語,但主提出這命令,是刻意並有向導的。這是因着在主耶穌被接上升之際,知道那些將要領受祂最後託付的門徒,心裡仍然充滿疑惑。門徒這反應可能是因為對自己的安危相關,或是對一連串發生的事(包括主的死、復活等等)仍未能接受。無論是什麼原因引起,主耶穌是清楚門徒這一刻那疑惑的心態 (馬太福音28章16-17節)。試問帶著疑惑怎能作跟隨主的門徒呢?怎能實踐大使命呢? 怎樣建立教會呢?這與上世紀教會的門訓倡議 : 以「福音與聖潔」解釋如何實踐大使命的信徒生活,看來我們對馬太福音這最後的叮嚀,是有再探究的需要

這樣看來,思想使命與福音的共存價值是必須的。耶穌沒有在大使命中命令門徒去傳福音,這是馬太非常寫實的描寫。由蒙召信耶穌,就開始了踏上門徒的道路 : 忠心跟隨主,此信念至死不變,直到天國降臨,進入永恆與主同在。這是耶穌向門徒提出最後叮嚀的動機和向導。沒有在此時此刻鄭重提出福音的托付,耶穌是刻意的衡量輕重下,門徒的跟隨與信心和站穩,是當下伸延到永恆的 “信心態度”,“跟隨意志” 和 “宗教行為”(參四福音耶穌的命令和教導)。這由內至外的規範,也是主對今天以致未來教會的要求。因此,馬太福音28:16-20的描寫,含有末世臨近盡頭的提醒。因此,“傳福音”在大使命中為甚麼被隱藏,就不可能不引起注意!

若果跟隨主的人,仍抱著懷疑,怎能去見證主傳福音呢?在面對這樣疑惑的心態,如果你是耶穌,最後該如何囑咐門徒呢?如果主在最後叮嚀是 “要去使萬民聽福音”,那抱著疑惑態度的門徒,所傳的福音將會是一個怎樣的好消息呢?是信的人就有永生?信就罪得赦免嗎?單單這樣就是耶穌的福音?信心和疑惑將會怎樣影響着教會呢? 這信是群體成長和拓展的基礎,一開始就要注重

因此,主耶穌是刻意將福音隱藏起來,特意叮囑教會群體在蒙召後,就要用信心跟隨主到底,不但傳福音,更叫人要忠心侍主;不但不受世界所迷惑,更要站穩直到主再來 (這是關乎 “福音門徒” 的使命戰略,會在十月份文章再討論。)。

大使命就是門徒訓練,間接反映出福音被隱藏的動機。這本來是馬太在28章中後部分的末世觀點。強調的是教會(群體)應有的信心和生命。這樣看來,作為今天參與宣教差傳的團隊,豈可不警醒不銘記呢!所以,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 – 就因此深化了門徒的信仰和行為的反省,對戰勝死亡的耶穌復,活大能的君王,更要尊一跟從回應使命。不要疑惑只要信,也使別人跟隨主,就是 “馬太大使命門訓” 的核心訊息,薪火相傳。

而事實上,馬太不單沒有用上“福音”二字,更從來沒有引用過 “大使命” 這詞在他的寫作中。然而,這並不影響教會傳統履行大使命的提醒,更沒有因此削弱我等傳福音報喜訊的忠心。福音並非不重要,當下主耶穌卻定晴門徒群體的需要 : 是信的叮囑,好預備他們去建立未來的群體(參: 約翰福音21章15-19節)。

奉獻支持 請註明

  1. 中信常費 General Fund

  2. 總幹事薪酬 CEO Stipend

  3. 差傳培訓 CEO Mission F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