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誰來編織你的人生故事?

我是一個蒙福的人,我的動作存留,一切的福祉都在乎神。回想我過往的年日,神是如何一步步帶領,叫我活在祂的計劃中,真是感恩。

 

我未成形的體質,你的眼早已看見了;你所定的日子,我尚未度一日,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。 (詩篇 139:16)

 

我七十年代初出生於安徽農村一個貧寒之家,從小嚴父管教,為母親所愛,在父母面前為獨一嬌兒。從小我心中有神,知道冥冥之中有一位神在保護我、愛我,我在祂眼里特別蒙愛,甚至比父母的愛更為特別,只是我不知道這位超然愛我的神是誰。

 

隨著一天天長大,我看父母彼此相愛,看到家之溫暖,看到婚姻之美好,也在山清水秀沒有污染的農村環境裡享受無憂無慮奔放自由的童年。後來讀書離開考上最好的中學,夢想的大學,少年時喜歡詩詞歌賦,有詩一般的夢想,嚮往去外面的世界自由飛翔,後來終於離家越跑越遠,家常常成了記憶中珍貴的角落,一生念想。

 

大學四年意氣風發追風少年,經歷海邊鹽鹼灘嚴格的軍訓,經歷自己的桐城話別人一句聽不懂,卻被揀選成為一班之長,帶領五湖四海的同學們度過美好無限的四年時光,喜好各樣體育運動,跑步、輪滑、網球、籃球、唱歌、跳舞。最後一年遇見同樣芳華正茂的瑋,她如今與我相濡以沫。從相識、相知、相愛,別離團聚,結婚生子,已經一起走過二十幾年的時光。

 

大學最後一年我經歷人生第一次生離死別。父親寫信給我,大姐病重,還有幾天就要離開人世,字裡行間充滿眼淚,充滿絕望與無奈,我匆忙買火車票回去,卻沒有見到曾經健康活潑愛我的姐姐,她躺在那裡,我不敢揭開蓋在她臉上的布,我寧願她美麗的形象留在我的記憶裡。很多人在哭,撕心裂肺,父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,葬禮上,我的小姐姐趴在棺材上不讓蓋蓋。大姐去世那一年才36歲,她兩個女兒年幼,一個六、七歲,另一個剛剛會走路,跪在棺材前哭,那小女兒還不知發生什麼事眼裡面充滿淚水與驚恐。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之可怕,生離死別是什麼,絕望是什麼,我知道躺在那裡的那個人,棺材蓋扣上的那一刻,我將永遠永遠不能再見到她。後來不到兩年,父親因為受到大姐離世的打擊生病離世,是我帶他去做手術治療,親眼看見一個健康的生命在我面前消失,我竟毫無辦法。我又一次對人生絕望,母親的眼淚也已經哭幹,眼睛都快看不見了。

 

我太太那時候也身體不好,她是爸媽面前的千金小姐,結婚後也是跟我一起經歷人生變故,看到人生艱難,從快樂意氣風發的人生,到經歷親人一個個離世的悲涼,不過是幾年時間。我意氣消沉,對人生失望,對死亡恐懼,活著究竟意義在哪裡?我不知明天如何。

 

感謝主!祂是黑暗中人的光,祂是我們絕望中的盼望,唯有祂能化咒詛為祝福,變憂愁為喜樂,麻衣變為跳舞。太太第一次去教堂就得滿滿的平安喜樂回來,興奮地告訴遠在北方的我。我說: “如果這位神是真的我們就去信”。後來在北京我們遇到一對美國的宣教士老夫婦,他們用了幾年時間帶領我們走進信仰之門,透過讀經、禱告、讚美,引導我們認識神,經歷神蹟奇事,異象帶領,病得醫治。我終於明白人生的意義,苦難的根源。原來神創造的一切都是什好,罪污染了這個世界,於是才有疾病、死亡、痛苦、眼淚、哀號哭泣。但是,信的人有永生,神要把一切全更新,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。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;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,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

 

從了解到認識,到在神面前悔改謙卑降服,到相信到經歷神,經歷漫長的信心之旅,有神豐富的祝福與恩典,也經歷挫折灰心低落,有神在愛中的管教,有高低起伏,但最終神卻是一步步帶領我們從死蔭幽谷走出來,進入水草豐富之地。後來,我大兒子是在醫生診斷我太太不能懷孕生子的情況下出生的,我們親身經歷神,知道是神給我們的。再後來,我們因為工作兩地分居,我就禱告神: “神啊,你說倆人長期分開不好,求你給我們開路”。神就給我們開門,我們最終移民加拿大,每天我和太太在一起,享受婚姻的甜美,創下了我們不分開的最長記錄。後來找工作,生第二個孩子,在教會事奉,無不經歷神的帶領。信主二十多年過去,神擦乾了我的眼淚,我的母親及家人相繼信主,生命裡面有了神,就充滿了喜樂和光,就精彩紛呈。

 

作者一家

信主後,我人生的每一步和我的抉擇都有神在其中。其實信主前我的每一個人生階段,神也在其中,只是那時候我還不認識祂。現在回頭看,我的神是全善的獨一真神,是我可以依靠的,可以在生命裡經歷的。祂赦免我罪救我脫離罪的捆綁咒詛,賜我自由,海闊天空,成為新造的人,如今我服事祂為祂而活,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

苦難是是化了妝的祝福,經歷苦難,我們放下自我去尋求神,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。神對每個人的一生,都有一個美麗的計劃,有神的人生,就是一幅精彩絕倫美麗無比的圖畫。願我們每一個人的故事裡都有神在其中,我們所做的事,所做的決策,讓祂來做主,讓神來繪出美麗、色彩斑斕的圖畫,讓神來編織我們的故事,也是祂的故事。

 

作者: 宋春歸,耶穌基督的追隨者並祂死而復活的見證人,現旅住多倫多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