裁员了!牺牲谁?

我第一次去教会是在上海。当时纯粹是出于一种好奇,想体验一下圣诞节教会里的气氛。当时除了觉得教会的音乐很好听,并没有很深的印象。一个朋友曾送我一本圣经,尝试了几次去读,觉得太难懂就放弃了。

1998年, 我们全家四口移民来到澳洲这个陌生的国家,举目无亲。初来时的希望和梦想很快就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。特别是我的先生,毕业于顶尖名牌大学,学习、工作一直一帆风顺,从天之骄子变成勤杂工,实在令人无法接受。残酷的现实令我们沮丧和绝望。

这时我们遇到了一位叫Tina的香港老太太。她的一生坎坷。没车没房,不能自理,是一位靠看护维持生活的老人。但她从来都是开开心心,积极地享受生活。她是第一位向我传福音,带我去教会的人。

在软弱无助的时候,最容易放下自己去寻求依靠。我每次唱赞美诗时都会有发自内心的感动。借助祷告,内心的焦虑和烦躁缓解了很多,神似乎也垂听了我的祈祷。很快,我在一家奔驰车行找到了工作。工作的忙碌和学习的压力,使我渐渐疏远了教会。只是应急的时候才向上帝求救。

我的大女儿性格自卑又软弱。她总是令我和先生担心。有一次她离家出走,我和先生急得发疯:我又一次向上帝求救。在祷告中我承诺如果女儿能平安回家,我一定重新回到教会敬拜神。当天女儿被好心人送回家,我感恩不尽。

耶和华听了我的恳求;耶和华必收纳我的祷告。(诗篇 6:9)

我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人,去一个陌生的教会觉得很别扭。但教会的姐妹主动接近我,邀请我去家庭小组,特别在小组里遇上十年前曾相识的陈宏伟姐妹,更使我觉得这是神的引领。

几乎在回到教会的同时,我被调到公司的另一个部门。新部门的一个同事是位虔诚的基督徒,不停地向我传福音。年初公司大幅度裁员。我心里很清楚,我们俩人中最多只能留一个。

我正在建房,经济压力很大。我开始向神祷告,但觉得难以启齿。求神以牺牲另一个主内姐妹为代价,保住自己的工作,定不是主喜悦的。于是我把一切交托给主,无论裁员结果如何,求主引我走出困境。

结果公司宣布我留下,庆幸的同时,我也为那位姐妹困惑。后来在与这位姐妹交谈时,我才豁然开朗:神有祂的美意。她与先生多年来想要孩子,始终不能如愿。她先生早就打算让她在家静养。这正是她停下工作的最好时机。

我再次领悟到神的大能,神和祂的作为无所不在。只要信靠祂,就能得到保守和看顾。

 

作者: 向群,97年与先生及两个女儿移民澳洲。之前曾在国内大学任教。现在一家澳洲公司做成本分析师。

Share this post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

一切从清心开始

我成长的环境周围有纸扎铺 (糊纸店)、香烛铺、棺材铺,我小小的心灵,充满着不平安和恐惧…婚姻因移民长久分隔异地触礁,幸因幼女首先信主,全家遭遇得以改变。

Read More »

人生旅途中得刚强

著名音乐老师丈夫病逝,怀着一颗失落、孤独的心,来到女儿家,觅求远方的亲情和慰藉,得着一生中最大的福份。

Read More »

在迷茫中寻求和经历

自从我记事起,我家里几乎每天都是争吵。父母一不开心,或觉得我多余了,就把我送到外婆家。我怀疑我的存在会给别人带来麻烦。或许我的出现是个错误?我或许不应该存在?

Read More »

接受 VS 拒绝

送礼只属一厢情愿,接不接受还得看对方的决定。选择 “不接受” 等同 “拒绝” ,拒绝送礼人爱的表达; 拒绝送礼人表示友好及尊重…最终会令送礼人感到对方在拒绝自己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