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击证人 – 寻根记

作者:曾仁军 (笔名 – 南丘),现居布里斯本。 《号角月报》澳洲版文字事工兼昆士兰州联络主任。曾在不同的中文刊物发表文学与摄影作品多年。经历上帝恩典拯救与奇妙无比的呼召,于2015年受洗归主。

中国绘画艺术界大师秦玉明,重病得医治后寻根问中华民族之起源。

一条粗糙而巨大的麻绳,从五千年前荒原垂挂至今;绳上系着许多记事的结子,记载了一个萦绕在我们华夏子孙灵魂里,恒久且不断追求的问题:中华文化的起源在哪里;华夏文明的源头,有没有留下敬拜上帝的印记?

圣经约翰福音1:1-3,开宗明义说道:

太初有道,道与上帝同在,道就是上帝。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。万物是籍着他造的,凡被造的,没有一样不是籍着他造的。

「中华民族是蒙恩的民族。」秦玉明通过大量考古物证和深入研究,确信「从中华文字最早起源处,就能找到来自上帝的启示。」

此刻,作为画家的他,正站在巨大的画布前,手里攥着蘸满浓墨的毛笔,思绪顺着结绳,在光阴隧道里飞速奔走,寻找那第一笔的着眼点 。

一,往事如烟,救恩造人

 

秦玉明是以「杰出艺术家」身份移民澳洲的。在中国,他毕业于名牌大学,得益于名师指点,作品丰富,获奖无数,在美术界享有很高的声誉和成就。

几十年光阴,烟不离手的秦大师,生命也如一口香烟,吸入的也许是一种若仙若醉的感觉,吐出的则是迅速在空气中飘散的虚幻。

尽管如此,来到澳洲后,秦玉明获邀在黄金海岸几个主题公园,开设与画画有关的生意,生活富足,无忧衣食,但名和利却像无形的大山,始终压在他心头上。

到了2014年,他身体虚弱到了极点,哮喘病发作,心脏也出了问题。教会里,牧者和弟兄姊妹都非常关心他,不住地为他祷告。从墨尔本来的一位牧者,为他做了按手祷告后,赠与他一段六字箴言:「放松、放心、放下。」建议他放下自己心中认为最重要的东西,单单仰望主。

自从信主以后,秦玉明的生命得到很大转变,但作为基本生活需求,他内心实际上仍然放不下俗世的渴慕和恐惧。经牧者这么一指点,秦玉明在祷告中更增添信心:

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,主必叫他起来;他若犯了罪,也必蒙赦免。 (雅各书5:15

秦玉明想通了,征得太太同意,他把赚钱的主题公园生意完全送给别人,做到完完全全的放下、放心和放松。

他戒了几十年的吸烟习惯;也停了十多年控制哮喘病的类固醇药物,彻底摆脱对尼古丁和药物的依赖。接着,体重从虚浮的89公斤,下降到健康的70公斤;原本铁青无血色的面孔,如今也泛起了红润。

邻里的孩子来跟他学画画,不仅让他身心年青下来,上帝对他的生活也有了供应。

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的秦玉明,对上帝的救恩感到有所亏欠。他在祷告中向上帝表明:「主啊,你是让我站立起来的上帝。我的生命都是祢给的,今后我将不再为自己而活。我虽渺小与不配,但我是泥土,你是陶匠,求你陶造我,成为你有用的器皿。主啊,我这支画笔也是你恩赐的,从今以后,就让我以书画形式来传扬祢,事奉祢吧,阿门!」

从此之后,秦玉明谢绝所有商业画展邀请,也不再画那些赚钱的装饰画,而是一头钻进时空隧道,去最遥远的地方,寻找最亲近上帝的源头。

二,寻根千里,求证一主

激发秦玉明寻找中华文化与上帝关联的契机,是因为感受到当前有一股强大的风气,鼓吹东方文化与西洋文明从根本上的区别,认为信仰上帝是洋人的事情,也是洋教,与中华文化没有关系;他们企图以此来拒绝救恩,阻挡真理。

针对这些论点,秦玉明首先提出质疑,我们华夏民族是从哪里来的?

《创世记》第一句明确记载:

起初,上帝创造天地。

既然如此,这世界有哪一个民族不是上帝造的吗?

秦玉明虽坚信不疑,但要以理服人,还需要从中国远古尘土下找出有力依据。在翻阅大量历史书籍后,他在中国最早的字典《说文解字》里,找到了这样一段文字:「天神,引出万物者也。」艺术家凭他敏锐的眼光,一下子透视出我们祖先与独一真神的亲密关系。

对,从造字之初探源求索,必能发现神无声的大爱;从最古老的文字里面,也肯定可以找到上帝丰盛而深奥的真理隐含其中。秦玉明拿定主意,就专注于在文明的泉口,寻找恩典的记忆。

为此,身体还在恢复中的秦玉明,不辞劳苦,多次前往中国殷墟遗址考察,到博物馆和发掘现场,与当地的考古及文字学专家求证甲骨文、殷墟文化,以及陶文(最早文字)和岩画的原始意思。同时,他也遍览群书,旁征博引,一心一意要弄懂远古祖先造字时的所思所想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秦玉明终于发现,目前已发掘的十多万片甲骨文中,没有一片文字是写给人读的,片片都是问天求告、与神沟通的卜文。吹开覆盖在这些文字上面晦涩的尘土,那些鲜活的灵魂便如影片一般生动起来,那一幕幕敬虔的祭天场面,一声声赞美的嚎哭叫喊;震耳欲聋的鼓乐,尽情忘我的舞蹈,无不展现出这样一个事实:遵循上天旨意行事为人,是我们上古祖先的生活方式。

这是无独有偶的巧合,还是上帝创造的世界,具有的共同特征?要解答这个问题,首先必须解决,我们远古祖先,所敬拜的「天」,指的是谁。

秦玉明从甲骨文中,捻出一个「美」 字。 《说文解字》的解释是「从羊,从大」。证实上古时期的祖先,已经形成「以羊为大是为美」的观念。

羊,在《圣经》中的意义,已被广泛认知和理解,华夏文明却从来没有崇拜羊的记载,何以要将「以羊为大」视为美呢?

再看上帝的「帝」字,甲骨文是按「祭奠与崇拜」意思造字。对此,《说文解字》的解释并无歧义:「帝,谛也。王天下之号也。」意思是最高君王的称谓,统治天下的至高者。

若说到「三皇五帝」,那是先祖,在偏离上帝过程中,传说的神话。因为最早受崇拜的「帝」,是独一无二的。

原来中华文化的源头,显示我们民族是一个信望交托的民族,凡事祷告的民族,同时也是敬畏「独一真神」的民族。

经过深入研究、搜证和比对之后,秦玉明于 2015年出版了一本《中华文化福音史图》,详细分析和介绍了他的研究成果,并用独创的画作加以辅证。

三,齐心协力,举办画展

出书是秦玉明用视觉艺术传扬福音,纠正历史偏见的开始。接下来,他又应邀在洛根市 (Logan City) 艺术馆举办「福音画展」。

祷告后,秦玉明得到启示,将画展定名为「《华夏初痕》甲骨意象」。采用水墨形式,强调内心精神世界对外部物质现象的互动关系;属神的灵性闪光与肉体生命本质的交融和沟通。

画展根据《约翰福音》一章一节内容构思,以「大道之行」为核心意象,由初始的结绳记事到立体的甲骨组合,反映华夏祖先「人神交通、天际回响」的壮举。从「上启原始结绳记事,下承青铜铭文的文化传承,呈现我们祖先在属灵层面上的呼求、倾诉和感恩。

这是庞大的福音艺术工程。当然,不是秦玉明一个人的事,教会从牧师到弟兄姊妹,每个人都在筹备工作中出钱出力,尽心、尽性、尽意、尽力地从旁协助,力求做到神所喜悦的结果。

宣纸和大量优质墨汁,全都由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无私奉献;其它如翻译、对外联络、海报印制、画框制作和摄影等各个方面,都有人主动奉献时间和精力。

画展规划中,秦玉明遇到最大难题就是收集大量龟壳。中国最早成体系文字起源于甲骨文,龟壳作为「华夏最初的痕迹」绝对是少不得的。但澳洲没得卖,中国进口难度不小。怎么办?

神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让教会到一处湖边组织生活营。

当人们都在查经、读经的时候,有两位随家长同去的小女孩,就到湖边去玩耍。

不一会儿,秦玉明妻子觉得衣角被谁扯了一下,回头就见两只大龟壳,被小女孩送到面前。

「哎呀,真的要感谢主。你都为我们预备好了呀!」 秦妻接过龟壳,喜出望外,连声赞美。

弟兄姊妹们闻讯赶来,看到龟壳都兴奋不已。大伙儿一不做二不休,让女孩子带路,到发现龟壳的湖边,进行地毯式搜索。

不稍一袋烟功夫,几十个龟壳就堆在秦玉明面前。众人围绕龟壳,无不称奇,都开口赞美上帝,感谢神的预备,真是太出乎人的意料啦!

开展那天,洛根市艺术馆内人头涌动。巨大、粗糙的麻绳从天花板垂吊下来,蜿蜒地上,变成历史长河,从刻印着各种文字的龟甲间盘绕而过;一幅幅水墨画犹如载歌载舞的祭奠者,环绕四周。整个展厅弥漫着恒古、属于神灵的香气,激荡着感怀、不住谢恩的情绪。

人丛中,秦玉明站在巨大的水墨画前,喜泪暗淌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

人生旅途中得刚强

著名音乐老师丈夫病逝,怀着一颗失落、孤独的心,来到女儿家,觅求远方的亲情和慰藉,得着一生中最大的福份。

Read More »

在迷茫中寻求和经历

自从我记事起,我家里几乎每天都是争吵。父母一不开心,或觉得我多余了,就把我送到外婆家。我怀疑我的存在会给别人带来麻烦。或许我的出现是个错误?我或许不应该存在?

Read More »

接受 VS 拒绝

送礼只属一厢情愿,接不接受还得看对方的决定。选择 “不接受” 等同 “拒绝” ,拒绝送礼人爱的表达; 拒绝送礼人表示友好及尊重…最终会令送礼人感到对方在拒绝自己。

Read More »

震荡、镇静

一向身体颇健康的我,突然来了一根刺 — 梅尼尔氏症,带来了我身心灵很大的挫折,人变得情绪低落和沮丧。直到有一天,最恶劣的意外终于发生了…

Read More »

恩典够用

我是八年前带着疾病从香港来到多伦多的,当时非常忐忑,因为刚刚过来的几个月没有医疗卡,而且听说这里的家庭医生很难找,还会挑病人,一般不会愿意接收我这样的疑难杂症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