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,總有一日會相遇

爸爸李學富做噴油工作十多年,每日早出晚歸,就這樣靠自己雙手獨力養大我們一家,媽媽則在家照顧
我們四兄弟姊妹。記得小時候每逢放假,爸媽會帶我們去公園,放風箏、划船、看流星、餵猴子。農曆
新年時,會帶我們看煙花。爸爸是一個虔誠佛教徒,他會帶我們去寺廟、佛堂聽道。就這樣在爸爸帶領
下,佛教就成為了我們一家的宗教。

我畢業後工作,認識了一位同事Havena,她與我分享主的信仰,向我講見證,漸漸地她成為我的好朋友。記得大約1999年左右,她致電給我,向我傳主的信息,當時我有感動,便決志信主。雖然如此,我仍不去教會。直到我婚後懷孕,我覺得由小到大我在一個幸福美滿家庭中成長,所以我懷著8個月未出生的孩子,帶著感恩的心在2005年1月開始恆常去教會。過了幾年媽媽也跟隨我去同一間教會。

作者全家福

2012年11月,我、丈夫和七歲兒子舉家移民澳洲。自此,我和在香港的家人透過WhatsApp通訊。2017
年1月22日,我收到家人發了吃團年飯的照片,爸爸還錄了音,一邊講,一邊笑,我到現在仍記得爸爸的聲音。到了第二天傍晚時分,我收到群組傳來媽媽趕去北區醫院的消息。

原來爸爸前幾天開始有胸悶 (爸爸曾經做過3次血管造形手術),準備下班去尖沙咀覆診。豈料,在火車站的月台上暈到,幸得月台工作人員為他急救,並馬上送院。媽媽在急症室外面不斷聽到醫生搶救的聲音,醫生一邊用儀器嘗試恢復爸爸心跳,一面喊著爸爸的名字。爸爸心臟一度停頓過,腦部缺氧50分鐘,最後讓醫生搶救過來,但醫生告知情況並不樂觀,家人要有心理準備他將會成為植物人。

當時我真不敢相信,昨天爸爸還好好的,與家人吃團年飯,爸爸的聲音言猶在耳……這噩耗來得太突然了。我馬上訂機票回港,第二天立刻到醫院ICU (加護病房) 探爸爸。過了兩天,我突然心想,爸爸從未聽過主的“好消息”。因此,回家後致電我以前的教會,告知梁牧師爸爸的情況仍昏迷,不知能否有聽這“好消息”的機會。梁牧師答應翌日中午去醫院,他告訴我在他到之前,先向爸爸確定3件事:(1) 確認爸爸仍然清醒,他可以說話或可以用眼神回應;(2) 問他心中有何掛慮的事;(3) 為他掛心的事祈禱,求主讓他平安。然後,牧師帶着信心,與我一起禱告,把向爸爸傳“好消息”的事交托給主,讓祂帶領和掌管。


爸爸生前樂於助人,媽媽當天不斷問我為何這事會發生在爸爸身上,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只好晚上向神求,能讓媽媽有平安的心,可以安睡。怎料第二天 (1月27日除夕),媽媽告訴我昨晚做了一個好清晰的夢,夢中記起牧師講道,人信主後不一定會天色常藍,反倒仍會經歷悲痛。還有一聲音對媽媽說:總有一日會相遇。這句說話似乎對媽媽多日來的愁煩帶來了一點安慰

作者一家與父母合影

我和媽媽去ICU,見到爸爸在床上不斷皺眉,嘴裡插了喉一直無聲地哭著……媽媽當時對爸爸說:不用
哭,你堅持住,你真的很有責任心,本來叫你退休,但你仍想多賺錢養家,多謝你這些年來為家庭付出
,我非常謝謝你,能嫁給你是我的福氣…… 爸爸皺着眉,眼睛通紅,無法回應,只能一直望着媽媽無
聲地哭著哭著……其實,爸爸出事後一直昏迷,從來沒有這樣的反應,我問護士為何爸爸這樣子,是否
好轉?護士回覆其實他情況與之前差不多,我們都很驚訝他今天的反應。我相信應該是神應允了我和牧師的禱告,讓爸爸短暫清醒聽“好消息”,但他當時的身體狀況已不能表達或回應。自此之後,爸爸再沒有任何面部反應了。


出事2個月後,醫院和療養院要爸爸出院,我們找到一間老人院給爸爸,媽媽每天朝九晚八到老人院陪爸爸,風雨不改。住了一個月,媽媽每天幫爸爸做運動和翻身,並要自行用手調較病床高度,媽媽個子矮小,對她來說是很吃力的事,而且她的手因每天幫爸爸做運動也開始痛。感謝主,澳洲教會崔氏夫婦知道我家的情況,便通知他的嫂嫂,把已不再需要的電動床送給我們。感謝主!祂為我們的需要提供及時的幫助。

眼見媽媽每天奔波到老人院,加上院方照顧不好,一年後我們決定把爸爸接回家,請一個幫工協助媽媽
照顧爸爸。在這五年裡我們不斷尋求醫爸爸的方法,無論針灸、打幹細胞都試過,花了過百萬,也未見
成效。我們由最初充滿希望,到看到爸爸身體每況愈下,一天比一天瘦,雙腳只剩下皮包骨,大家都很
失望。


爸爸出事至今5年多,這些日子真不好過,幸好有親戚朋友抽空探望爸媽,慰問和鼓勵媽媽。這段期間
,親友們精神上支持媽媽,有愛心湯和禱告支持,我媽媽才能撐得過去。而我澳洲教會有兩對夫婦,崔
氏夫婦和住在藍山的黃先生黃太,與我父母素未謀面,他們出於愛與關懷,每當回港探親,也會抽空探
望我父母。感謝主!我見到世間充滿愛、鼓勵和支持。

直至2020年平安夜開始,爸爸因血栓從腳趾開始一直發黑至小腿,皮膚潰爛不堪。當時媽媽說她仍可以處理傷口,總之不生蟲,仍可以應付。2021年1月28日,爸爸情況開始差,善終服務的醫生護士們到診,他們見到媽媽把房間佈置成一個小診所,有抽痰機、奶壺、餵藥用的針筒、洗傷口用的消毒藥水、紗布…..應有盡有,大讚媽媽很用心,要照顧長期臥床病人確實不易。他們與媽媽商討,希望下次再來時,可以把爸爸房間的佈置拍照給其他病人參考,原來家人是可以這樣照顧病人的。醫生臨走前對爸爸說:“學富,你太太照顧得你很好,你還有什麼心事未了?你放心吧,一切事已處理好了,你安心吧。”隨後,醫生對媽媽說現在的藥物已對爸爸無用,可以停止對爸爸用藥了。

過了農曆新年,天氣回暖,爸爸皮膚潰爛至屁股,我致電給媽媽希望她盡快送爸爸入院。由於媽媽曾在醫院工作過,她清楚醫院情況,加上疫情,這時送爸爸入院,他會走得更快,媽媽堅持要到最後危急關
頭才送爸爸入院,她不想爸爸獨自一人在醫院渡過餘下的日子。

我向媽媽提議,不如讓牧師再來家一趟,向爸爸再講一次“好消息”。但因爸爸當時整條腿至屁股爛到發黑發臭,整間屋都充滿着陣陣難聞的嗅味,所以媽媽婉拒了。於是,我向一位院牧朋友請教如何傳“好消息”,我錄音給爸爸聽。翌日,媽媽多謝我,原來她一直都希望爸爸有機會聽多一次“好消息”,媽媽每日要處理這些傷口,怕蒼蠅在爸爸身上產卵……我好心痛,覺得自己像隔岸觀火,袖手旁觀,知道她們有困難卻幫不了忙,我只好求主,希望神盡快把爸爸接走,不再受苦。我求問神,到底想藉爸爸的事,要讓我知什麼事?我求問,一直沒有回應…

2021年3月24日 ,護士上門替爸爸洗傷口,由於血壓低,建議爸爸可以隨時入院,護士對他說:“學富,你安心入院啦!你太太照顧得你很好了,你安心吧!” 爸爸本躺在床上,聽到後把頭輕輕抬起,似是認同護士,答謝媽媽這5年多的悉心照顧。

媽媽通知我爸爸血壓下降到37和呼吸很急促,但她希望爸爸那天晚上走,而她的心願是陪伴爸爸到最後一刻。掛線後我馬上祈禱,求神聽禱告,完成媽媽對爸爸最後的心願,也希望媽媽有平靜的心去面對。一小時後,一位香港教會的姊妹提議我打電話向爸爸道别,她猜爸爸會很掛心我和我家人,讓他知道我們很好,不用担心。原來她那天有很強烈的感覺,或許這是聖靈的感動!

半小時後,我和兒子學打電話給爸爸:爸爸,這次真的要跟你講拜拜啦,多謝你養大我們,我們長大了,你不用掛心,我們四兄弟姊妹會照顧媽媽的。最後,我提他將會見到主,只要他心裡相信和確認
,最後我們會再見。兒子鼓勵外公: 外公,只要你相信神,最後會在天堂相聚。媽媽說見到爸爸把眼睛合上,樣子安詳地走了。由於之前經歷過一次爸爸瀕臨死亡,爸爸今次真的走了,媽媽反應比之前平
靜得多。媽媽不斷對我說,我陪到他最後一刻,主真的有聽禱告,飲泣中不斷感謝主……

我感謝賜生命的主,讓爸爸存活,從急症室搶救的50分鐘 (窒息只需要5分鐘就會導致死亡);到雙腳潰爛 (一般爛至膝蓋便會離世)。經過今次事件,我體會到爸爸很熱愛生命,珍惜與我們相處的時間,掙扎到最後一秒才願意離開。

所以,我們不喪膽。外體雖然毀壞,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。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,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。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,乃是顧念所不見的;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,所不見的是
永遠的。(哥林多後書4:16-18)

我不斷感激流淚,我感謝主祂真的聽了我和媽媽的禱告,主耶穌已經為我們成全了,神讓我能夠及時向爸爸道別和道謝,同時也給媽媽很大的安慰。祂答覆了我,祂讓我看到一幅美麗的圖畫:總有一日會相遇。這實在是個很大的神蹟,祂又再讓我親眼看見、親身經歷祂與我們同在是何等寶貴,主耶穌賜下憐憫在爸爸身上,給了我和媽媽豐富的恩典與安慰。

作者介紹: Bess, 是家中的老二,育有一子。2012年移民澳洲後,於2013年在澳洲與丈夫一起洗禮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