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、此刻、人心

2021年7月26日,早上9时30分,四处静寂,街上见不到一个人影。若不是树叶晃动、河水缓缓、海鸥飞翔,还以为时间停顿了。住在市中心的我,此刻,更能感受到规律的呼吸和心脏的跳动。

 “心”更多时候是指“心思、意念”。 “心之官则思”,古人以“心”为思维器官(现指脑筋),将思想、感情等都说做“心”。

 心系

此时、此刻,你心系什么?

心系中国能夺得多少奥运金牌?是的,眼见年纪轻轻的杨倩自己戴上射击金牌,两手拱起做个心形拍照时,我也心系于她,为她欣悦! 今天澳国和香港也纷纷报捷,各得一面金牌,实在令人振奋。

单一个“系”字,含义有连接、联系、绑住、拘囚、牵挂等。

中国象形文字非常有意思,“系”的字形像手持两三股绳子扭缠一起。

心之所系就是让你牵肠挂肚,情思所在的事。

窗外刮起了大风,搅动了我的心。此时、此刻,我心系祖国—我的心都溶化了。心系祖国最近一周发生的事,心系祖国的亲人,心系祖国的前景…为此祈求天父施恩怜悯,按祂旨意拯救更多人、拯救更多灵魂。

常听人说:“身不由己”。不错,我们身处哪里,能做什么,固然都受限制。但是,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的心态,我们的心思意念。甚愿你不被金钱、名誉地位 “绑住”; 不受赌博、色情网络“拘囚”,做个真正自由的人。

心忧

诗人自问:“我的心哪,你为何忧闷?”(诗42:5上)

相信这也是悉尼人的心声。

你心忧什么? 忧打不打疫苗,打那一种疫苗“最好”?为何你总是值得“最好”的待遇? 年长的可知道年轻人想打都没门路。

烧饭、吃饭、宅家工作、网课、烧饭、吃饭、看奥运、睡觉。

烧饭、吃饭…每天如此已经一个多月了! 何时了?! 体重上升,意志却消沉。每每听见的预告都是:在见好之前,情况将会更糟糕! 的确如此,上周六的“自由”游行 (March for Freedom”) ,几千人掷下口罩,冒着生命危险(当然他们不知道或根本不在乎),高举“站起来,夺回你的自由”的牌子,挤在市中心的街上,大喊口号,遂与警方发生冲突。心想这次“自由”何价!

夕阳的金光斜照,映入眼帘。此时、此刻,我心忧。忧要等到何月何日才可解封! 忧社会分裂! 忧人视自由为何物!

自由不单单是行动不受限制、言论不受约束,自由是一种选择。选择以大多数人的好处或利益为大前提,甘愿放弃自己的权利。这种选择是基于爱为出发点,爱人爱己,并非单单考虑自我的需要和权益。

心归

你的心悬在哪里? 你的心归何处?

我的心哪,你为何忧闷?为何在我里面烦躁?

应当仰望神,因他笑脸帮助我;我还要称赞他。 (诗42:5)

此时、此刻,好像火车停在漆黑的山洞里等待,仍未看到出路,亦不知何时会继续往前开。虽然环境不受控制,但当我心归主,内心便明亮如白昼。虽不知道明天如何,但当我心归主,我知道祂掌管明天。

作者: 邓刘雍,《麦子麦穗》主编。出生于信主的家庭,曾任中学教师,1990年由香港移居悉尼。另一个身份是师母,协助丈夫牧养教会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