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 出爾反爾,為何給了又收回,難以理解

看到小明被人抬著,我急著衝過去要救他,卻有許多人攔住我,要我迴避,說是親人不能接近溺水的人。於是我只能獨自在旁邊低泣禱告,渴望奇蹟出現,能夠再次聽到小明呼喚:「媽咪,媽咪!」 小明是個乖孩子,大家都喜歡他。所以急救站裡,大家都竭盡所能地想把他救醒。沒有人想得到才幾吋深的水,小明竟然會爬不起來。當時在旁的孩子以為他是臉朝下的在學游泳。等到他不動,隨波擺盪時,才發覺不對勁把他抱起。誰想到,這麼短的時間裡,他也沒怎麼掙扎,就斷了氣。

大家都很不甘心,還把他帶到附近醫院做最後的搶救,但一切都太遲了。可憐的小明,我心愛的孩子,竟然就這樣離我而去。我心如刀割,如泉湧的淚水也不能減輕我的傷痛,沒有任何人能安慰得了我。那當時,只記得我不斷地問上帝:「為什麼?」回到家裡,把這噩耗告訴我先生,他聽了就拔足狂奔上樓,痛哭失聲,甚至到手指抽搐彎曲。我一面幫著揉他的手指,一面哭著求他原諒,我們夫妻倆第一次如此悲痛地一起痛哭。

後來我有很強烈的內疚感,責怪自己沒能做個好母親,沒有在小明倒下時,在他旁邊扶他一把! 這樣的自責,使我足足兩年不敢去参加教會母親節的慶祝活動。

上帝把松明賜給我們,讓我們有五年的時間相處,讓我們養育他、教導他。但我們實在不明白,為何又收回呢? 只能像約伯那樣說:

賞賜的是耶和華,收取的也是耶和華,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!(約伯記1:21)

回想小明這短短的一生,我真是萬分地不捨。他雖然不是個聰明的孩子,但敦厚老實,孝順聽話,常愛幫忙做些輕便的家務事,因為他愛我們,我們也深愛他。每當我不舒服,請人替我刮痧或針灸,他一看到就必定又跳又哭, 不讓人碰我,他是怕我傷,怕我痛!

有一次經過醫院門口,他突然拉拉我的手,對我說:「媽咪!你是在這裡生我的嗎?」當時我一陣愕然,不知如何回答。但看著這可憐的孩子,我也只能含淚低聲說:「是」。說實在的,養育收養的孩子比自己親生的責任更重,也很辛苦。

有一位姊妹曾對我說:「你收養他,總比給別人收養好,你能救了他的靈魂。」 當時聽到此話,我還不以為意。後來才明白,耶稣實在是藉著我成為福音的管道,把他帶到主跟前,讓他有機會上主日學,聽聖經故事,聽得救上天堂、 得永生的眞理。小明實在是信了,因為他曾不只一次舉手決志信主(因為主日學老節常問小朋友要不要信主)。所以,他雖然是死了,肉體寄放在基督教救恩院的墓園裡,靈魂却已經回到天父那裡安息。照聖經所言,他必復活,我們母子將會相擁在主前!

但是上帝的奇妙安慰還不僅如此。小明回天家的那晚,我的弟媳婦在睡夢中清楚看到小明穿著一件白衣,面带笑容,一直往上升,一面還搖著手,快樂地道別「Byebye,Byebye!」翌日,在喪禮中,大家繞棺看小明的最後遺容。我的弟媳婦還跟我們說:「怎麼這麼奇怪,小明的樣子真好看,就像昨晚夢中見到的臉旦兒,飽滿健康!」這個夢境給予我們做父母的莫大的安慰。

補習老師知道小明去世的消息後,來家裡慰問我們,也說了一件讓我難忘的事。前一個禮拜六下午舉行茶會時,小明對旁邊的同學說:「我媽媽的教堂很美!」他的同學立刻取笑他說:「是你媽媽的教堂嗎?」他就不敢再多說了。他本來就不善言辭,那天竟對同學說了這樣一番話。我知道,他大概是想邀請同學去教會吧!主耶穌是慈愛的主,體恤我們的軟弱和悲傷,一次又一次用祂的應許來提醒我們,以確據來堅定我們對永生的信心。又用夢境、話語來安慰我們。失去愛子,我們難免悲傷難過,但我們也深信上帝愛我們,正如我們愛孩子一樣,因為:

我們曉得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旨意被召的人。(羅馬書8:28)

 

照聖經所言,小明是睡了:

論到睡了的人,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,恐怕你們憂傷,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。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,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,上帝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。(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3-14)

在主裡睡了的人是有福的,但若未認識愛我們的天父,未享受上帝的愛與恩典就離世而去,就實在大可惜、可悲、又可憐了!

生命很脆弱,但很寶貴。我們既不應輕生,更不可殺人。世界雖有許多苦難,人生雖然要面對許多無法憑自己超越的難題,但是,對於一個信靠上帝的基督徒而言,主耶穌安慰我們說:

在世上你們有苦難;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。(約翰福音16:33)

苦難是短暫的,難題必要過去,因為上帝的愛與恩典,能使我們在安慰中得著信心,幫助我們走過這一切!

作者: 黃林秀蓮,出生於越南,曾當針灸師,丈夫從商被共產黨清算抄家。後移居臺灣,在宏達電教外勞學習中文,做輔導的工作和傳福音至今16年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