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旅途中得刚强

《丰盛的人生》词:洪启元   曲:张证恩  版权:赞美之泉

作者:阚容华,1954年毕业于上海市华东师范大学音乐系。从事中学音乐教育事业超过55年,编写教材、参考书,培训教师等。退休后在上海市多个老年大学任教,同时也为社区组织合唱团的活动。移民前经历了丧夫之痛,心情非常低落。來澳洲后信主,得著一生最大的福分。

2004年初来澳洲住了四个月,也许就是上帝的安排,主向我伸出了爱的臂膀引领我,让我有幸开始认识了神。

2003年底丈夫病逝,我怀着一颗失落、孤独的心,来到女儿家,觅求远方的亲情和慰藉。来澳后,女儿就带着我去教会做礼拜,并参加查经班的活动。起先我只是抱着「看新奇」,「解解闷」的心理而去。以往我对基督教无甚了解,而去到教会后的第一感受,是教会像一个充满爱和温暖的大家庭。教友们的热情、和善、友爱,一下子就打消了我的陌生感。以后我便开始主动参加教会活动,每次我都能以虔诚的心情参加崇拜及查经班的活动,以认真学习的态度观看有关福音的录像带,逐渐使自己对「三位一体」的神加深了解。

2

女儿接受洗礼时的得救见证,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,禁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让我亲自感受到她来澳后生活前进的每一步,主总是在搀扶着她,呵护着她,面对女儿来到后所面临的困难、艰辛,作为生育了她的母亲,都是显得那样的软弱无助。若没有主的爱,就没有今日的她,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仁慈的上帝,全能的上帝。

所以,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,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… 因我什么时候软弱,什么时候就刚强了。 (哥林多后书 12:10)

探亲四个月的时间不算长,但在我的心灵深处却深深地埋下了对主的崇拜之情。回国临行前的一个晚上,牧师抱病也特地前来我处,赠送我一套《初信栽培系列》的学习手册,这是名副其实的一份永志难忘的心意。让我认识了耶稣,这是我来澳洲的最大收益和福气。

回国后去教堂的机会不多,但自己仍十分珍爱,保护着这份难以忘却的感情,决不辜负上帝对我的爱,我愿信靠上帝,我开始学习手册里的内容及福音等资料,背颂主祷文,学会敬拜赞美上帝,并向上帝祷告。

渐渐地我觉得自己与上帝越来越亲近了,于是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发自内心对上帝祷告及祈求。我感到心里有了主,心灵得以充实,思维得以开阔,遇到烦恼能很快化解,遇到困难能有信心克服,生活的道路畅顺得多,这都是因为有主耶稣在引导、帮助。在国内我家庭的生活是孤独无助的,但是却有众多学生的友情、关爱把我的心填得满满的。我心知能得到这一切是主对我的怜爱!

2005年,我已是年过70开外的老年人,但我却能在事业上获得一个又一个的业绩。在著作方面,一个由我负责组合的三人编纂小组,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来,利用课余时间,编纂出版了一册《老年钢琴弹奏入门》教材;在合唱训练方面,由我指导的一组女声小组唱,从组队、选曲目到排练仅一个月,即去参加了「上海市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干部歌咏比赛」。在高手林立的40支参赛歌队中,我队荣获第一名。在教学方面,我所任教的「上海市退休职工大学」今年授予了我「心目中的好老师」这一荣誉称号。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上帝,是主赐给了我信心和勇气,让我敢于去承担任务,是主赐给了我智慧和力量,让我能顺利完成任务。我亲身体验到、感受到主耶稣的大能和无限的爱,荣耀全归上帝。

四代同堂

此次来澳洲我参加的一个崇拜日所唱《丰盛的人生》诗歌中句句都道出了我心所想「若是你有劳苦重担,可以交托给耶稣…在基督里必有力量,人生旅途中,我靠主得刚强。」我归于上帝的信念已定,我决心今后要作好安排,认真阅读圣经,遵循上帝的旨意,立志悔改,一生一世专心跟随祂,决志将自己的毕生交托给上帝,做上帝的器皿,传扬上帝的福音。

编按:作者虽年过八旬,却热衷于教会事奉,开办歌唱班服务社群,全盛期参加人数达五、六十人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

人生旅途中得刚强

著名音乐老师丈夫病逝,怀着一颗失落、孤独的心,来到女儿家,觅求远方的亲情和慰藉,得着一生中最大的福份。

Read More »

在迷茫中寻求和经历

自从我记事起,我家里几乎每天都是争吵。父母一不开心,或觉得我多余了,就把我送到外婆家。我怀疑我的存在会给别人带来麻烦。或许我的出现是个错误?我或许不应该存在?

Read More »

接受 VS 拒绝

送礼只属一厢情愿,接不接受还得看对方的决定。选择 “不接受” 等同 “拒绝” ,拒绝送礼人爱的表达; 拒绝送礼人表示友好及尊重…最终会令送礼人感到对方在拒绝自己。

Read More »

震荡、镇静

一向身体颇健康的我,突然来了一根刺 — 梅尼尔氏症,带来了我身心灵很大的挫折,人变得情绪低落和沮丧。直到有一天,最恶劣的意外终于发生了…

Read More »

恩典够用

我是八年前带着疾病从香港来到多伦多的,当时非常忐忑,因为刚刚过来的几个月没有医疗卡,而且听说这里的家庭医生很难找,还会挑病人,一般不会愿意接收我这样的疑难杂症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