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走過2020年HSC – 離巢的女兒要高飛

放開緊緊擁抱的小女兒後,我轉身輕鬆地跳上開往墨爾本機場的Skybus,聽從女兒叮囑,坐在頂層最前排,搶拍一路上居高臨下開闊視野的美景。復活節剛過的墨爾本,秋光短暫,風雨交加,比悉尼的冬天更加寒冷。遠遠看到路旁樹林的幾隻小鳥,眨眼之間已經飛向湛藍天邊與雲結伴同行遠去…

 

離巢的鳥兒要高飛。今年年初,女兒挑了疫情中全世界封閉最長的是非之地讀大學,雖說是凡事交託上帝,但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,我仍然努力地希望說服她放棄去墨爾本讀書的計劃。

 

想不到只是經過短短五週的時間,女兒竟然完全獨立自如,生活在另一個城市,妥當安排所有的上學出行和購物煮食。從我身後的小屁孩,忽然蛻變成我的家長,每天提醒我進門用洗手液,外衣鞋帽要隨手掛好… 十八歲的孩子真是有無限的潛能,女兒忽然變得自信自立、自強自律,眼前的她 絕對不是我一年前可以預想到的。除了謝恩,我只有感恩。

 

全是恩典,不是理所當然

曾幾何時我們覺得澳洲的天空常藍,空氣清新自由呼吸是理所當然,抒開水喉清甜優質自來水湧出也是自然而然的。現代醫學倡明,有效醫治病人也是必然的。 2020魔幻的一年,一下子打破了這些當然和必然。去年初延續了半年山火,讓空氣質量極為低下, 澳洲這五、六十年一遇的山火一波接一波, 交通癱瘓,有些學校幾度停課。接著是連續的豪雨,致使許多火車站,包括悉尼市中心的一些火車站也成了汪洋。

 

當時女兒正面臨高考,學校老師正在加碼考試次數、功課份量和排名,過山車的氣候反常,令她本來呼吸不暢的問題又平添了幾分情緒的波動,平時只在每年樂器考級時才出現的手痛問題,去年卻變成了常態,右手經常痛至握筆困難。更有甚者是牙醫未經同意無故把我女兒的牙磨去,引致她原來晩上使用保護牙關的牙托無效,要緊急聯繫顎部專科教授糾正。

 

女兒問道: “說她我為什麼這麼不幸,多病痛還要加上遇庸醫?” 我和女兒一番懇切禱告之後,調整心態,決定以游泳鍛練幫助改善呼吸障礙和增強手臂肌肉功能。幾週的鍛練感覺有點起色,忽然,百年一遇病毒肆虐全球,看不見嗅不到的病毒令人手足無措,遑遑不可終日。我們所在的生活區,一下子成了最初的爆發點和重災區。就在我們家幾百米至千米範圍半徑內的醫院、老人院,幼兒園,過千人的男子中學,大學,購物中心都被相繼關閉和清潔,而我們當時如果戴上口罩是要被路人白眼,被老師勸導的。從政府最高層到底下的尋常百姓家都沒有積極有效預防方法。

 

疫情蔓延迅速,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直線增長。每天起床查看的是學校郵箱,看看學校是否被關閉和清洗。直到紅寶石遊輪事件的爆發,三月廿十三曰的國門正式關閉,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阻止病毒傳播,所有學校正式關閉,我們的心才安穩些。當時我對女兒說年底能順利參加高考,沒有感染病毒已經是勝利了,不要顧慮成績。女兒12年級的第一學期,就這樣在大環境連續突變的擾攘下,閉門讀書,開始了網上教學,網上教學在故障不斷和效果不理想中繼續,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在攀高,而且不知道何時終結。一方面是生命的威脅,另一方面是學習的壓力,憂慮與焦慮不安的負面情緒在網絡和現實生活中瀰漫。市場上廁紙和潔手液已經連月斷貨,提供免疫力的維生素和中藥也斷貨多時。女兒再次感嘆這一屆應考生為什麼這樣生不逢時?

 

4月18日,在疑慮重重中,新州政府決定逐步開放學校。女兒從小就體弱多病,過去幾年每月都不停地在家庭醫生和不同的健康專業人士、專科醫生中穿梭,我一直都在求問上帝,我可以為免疫系統很低的女兒做什麼,讓她在以下的7個月裡不染上病毒,平安健康地完成高考。鑑於第一學期游泳計劃被封鎖擱置,應該打抗流感針還是服用抗病毒中藥和維生素,還是煲保中益氣的雞湯?平靜禱告後我們覺得每天安穩信靠上帝更加重要。

 

嚴密防範的校園也不安全

第二學期開學前的一晩,收到校長的電郵,強調要為12年級的學生開綠燈,安排學生第一周仍在家中學習,讓老師在每間課室準備洗手液、消毒紙巾等防疫物資和設施。第二週不同的學生每週一天輪流到校上學。學校要求學生由父母接送,不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,課堂不能超過10個學生,保持社交距離,學生必須自帶午歺,不能在外購買,更不能在校外其他地方停留。

 

第二週的周一晚上下班回家,看到女兒雙眼已經哭腫了,看樣子哭了許久,她把自己關在她房間裡不吃不喝,並且要求不要打擾。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,急忙查看早上女兒學校一小時內連續發來的二封郵件。郵件提醒家長如果有必要,學校可以安排輔導員進行電話心理輔導。事緣是同級的一位女同學,在這學期開學第一周在家中去世,學校提醒學生和家長們不要揣測女孩子去世的原因,尊重逝者家人,晚上補發的郵件解釋去世的女孩不是COVID19引起,事情更顯神秘。臨睡前我找了個機會,進入女兒房間談話,讓她吐出心中失去同學的苦澀,一起禱告求上帝的恩典安慰同學的家人。想不到社交禁制令後的第一課是情緒溫度控制,此時情商的學習比學科學習更加重要。

 

據報導上半年北區有9名學生自殺,絕大部分都是高考應考的學生。接下來第三週,剛剛恢復全面回校上課的第二天,就有兩間東區私立學校學生染疫,學校要求家長馬上接回家, 85名密切接觸者自我隔離。第二學期的開始同樣不容易,我們每天禱告把重擔交給上帝,困難中堅持,疑慮中仰望上帝供應,讓壓力變化成動力,建立堅強的意志和信念。是的四、五月深秋的紅葉經過風霜後更加鮮豔亮麗,但願孩子在這特殊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也會更明白生命的真諦。

 

8月的悉尼寒風刺骨,學校的預考在門窗大開的禮堂進行。開考第一天早上,女兒在考場上連續打了幾個噴嚏的時候,監考老師馬上請來了戴著口罩的年級主任和副校長,請女兒離開考場問話,年級主任也是她的任科老師,清楚女兒的嚴重鼻炎情況,但還是不敢作決定。最後請了學校急救主管,帶著溫度計測體溫後才讓女兒繼續考試。女兒說這是她一生最難堪的經歷。

事非經過不知難,但回頭一望,正因為女兒有這樣的經歷,才堅定了她成為醫護專業人士的信心,上帝沒有讓她白白地經歷痛苦,是在提前磨礪她的心智。孩子也在不斷的禱告中尋找上帝的應許,在當中操練信心信靠的功課,為女兒在離巢之日打下更強的根基。

 

作者:謝楊文玉,移居悉尼30年,信主28年,有三個女兒。

Share this post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print
Share on email

更多精彩/More to Explore